有害物种火红蚁入侵

  • 时间:
  • 浏览:74
  • 来源:宁都文明网

    有害入侵物种红火蚁在我国境内快速扩散,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来自农业农村部的消息称,目前,红火蚁已传播至广东、湖北等12个省份、435个县(市、区)。而这距离2004年在广东省吴川市首次发现红火蚁,仅过去了17年。近日,农业农村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林草局等九部委在广州市增城区联合举行全国红火蚁联合防控行动启动仪式,全力阻截防控红火蚁蔓延造成危害,保护农林业生产、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安全。



    百种最具破坏力的入侵物种之一



    红火蚁是全球公认的百种最具危险性入侵物种之一,攻击性强和叮咬毒性大是它的主要特点。这些只有几毫米的红色或者暗红色的小蚂蚁原产自南美,看似不起眼,实际非常凶猛,曾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最具破坏力的100种入侵物种。红火蚁所到之处,不仅本地同类物种无法生存,甚至体形远大于它的节肢动物、脊椎动物都会成为其攻击对象,因此会给当地的物种多样性造成极大危害。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甚至更早,它们入侵到北美,之后向全球较温暖地区扩散。



    “在原产地,红火蚁在演化过程中与其他物种相互作用,形成了稳定的关系,由于受到所在的生态系统制约,它们通常不会造成很大危害。但当进入到新的生态系统中,情况则大为不同——脱离了此前的生态系统,相当于来到一个新大陆,而我们整个生态系统中能够有效制约它的物种并不多。”广西珍稀濒危动植物生态与环境保护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冉浩强调。



    近年来,受商品调运数量增加、气候条件适宜等因素影响,红火蚁在我国部分省区传播速度加快、发生程度加重。据农业农村部门监测,近5年来新增红火蚁发生县级行政区191个,较2016年增长了一倍,在城市公园绿地、农田、林地及其他公共地带都有发生。



    本土蚂蚁抵御入侵极具价值



    本土蚂蚁与红火蚁在生态位上对应,因此是红火蚁入侵最直接的冲突对象,也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红火蚁在与本土蚂蚁的斗争中占据优势,这种蚂蚁是多蚁后的,群体规模庞大,成熟巢穴蚂蚁数量可以达到几十万只,比多数本土蚂蚁的巢穴规模大,繁殖力强,并且毒液非常强。这使得红火蚁可以蚕食和压缩本土蚂蚁的生存空间,将它们排除出去。”冉浩介绍。



    在冉浩看来,即使如此,本土蚂蚁在抵御红火蚁入侵上仍极具价值,它们可以在领地内有效杀灭婚飞的红火蚁繁殖蚁。



    据悉,婚飞是蚂蚁自然繁殖的一种主要方式,即巢穴释放出带有翅膀的繁殖蚁在空中交配后,雌蚁返回地面建立新的巢穴。与本土蚂蚁季节性婚飞不同,红火蚁全年都可以婚飞传播。在本土蚂蚁“防守”比较薄弱的地方,红火蚁就很容易定殖下来,其婚飞的繁殖蚁存活的概率也更大。“如果建筑施工、翻动土壤等破坏了原有的土壤生态,红火蚁作为入侵性的蚂蚁,占据这种空白生态位的速度非常快,从而阻断了本土蚂蚁种群的恢复。因此,在建筑施工中应尽可能减少对原有土壤生态的破坏,以保存其抵御能力。”冉浩指出。



    据冉浩介绍,在绿化过程中(比如移栽树木或草皮),如果未经检疫,也很容易将红火蚁一并引入。“特别是草皮移植,不仅移植面积大,而且红火蚁适应草地环境,有较高的传播风险。”



    谨防将杀灭红火蚁简单化为灭蚁行动



    如今,全国红火蚁主要入侵地区温度回暖,故进入全年防控的关键时期。专家指出,杀灭红火蚁,要尽可能将其完全清除。



    对于普通公众来说,识别红火蚁比较困难,而近期发表的一些文章或新闻报道在给红火蚁配图时,也使用了多种不同蚂蚁的图片。比如,与红火蚁颜色相仿的黄猄蚁就经常被误认为是红火蚁。“黄猄蚁是本土树栖蚂蚁,一度成为过去生物防治柑橘害虫的经典案例,与土栖的红火蚁完全不同。”冉浩指出。



    对于具体防控部门和工作人员来说,监控并杀灭红火蚁也并不容易。发育初期的红火蚁巢不容易识别,要等到形成一定规模才会被发现。相比之下,成熟的红火蚁巢往往以独特的小土丘形态存在,较容易识别以便杀灭——但如果其规模发生,杀灭时就很可能出现遗漏。“如果不能持续进行监控杀灭,只是搞运动,那么残存的红火蚁巢仍可继续传播并在几年内恢复种群。此外,一定要防止杀灭红火蚁的活动在执行过程中被简单化为灭蚁活动,即将目标设定为杀灭所有蚂蚁,否则,其结果就成了空出生态位,让红火蚁的后续入侵变得更加容易。”冉浩强调。



    如果不小心遭遇了红火蚁,该怎么办?专家给出的建议是“躲”,尽量不去惊扰它们。“红火蚁的攻击性很强,在一分钟之内就可以从巢穴里面爬出来覆盖整个巢穴上面的土包,直接触碰的话,很容易爬到身上,而红火蚁的叮咬非常疼痛,可能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甚至是过敏性休克乃至死亡。所以,发现红火蚁后一定要报告给专业防控机构,找专业人员来处理。如不慎被咬伤并且出现比较严重的症状,需要马上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