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让印度学习中国,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 时间:
  • 浏览:401
  • 来源:宁都文明网

        印度新冠疫情持续失控,在过去短短24小时内又新增了392488例确诊病例,每天都在刷新前一天的确诊纪录。而这数据,仅仅是基于印度目前的检测能力,至于真实数据,恐怕已经没有人知道,包括印度当局本身。



        全世界都在谈论和担心印度疫情的“威力”,澳大利亚昨天甚至宣布禁止在印度的本国公民回国,否则将追究刑事责任。澳大利亚是全世界第一个这么干的国家,这些二极管政客行事总是如此出人意料。



        对于印度这场愈演愈烈的疫情,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和一些大国都表示愿意对印度提供防疫帮助,共同努力避免疫情向全球蔓延。



        而印度媒体最关心的是美国的态度,4月30日,印度报业托拉斯采访了美国总统拜登的首席防疫顾问、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



        而福奇的回答令印度媒体有些尴尬,他对《印度快报》表示,印度立刻学习中国的防疫措施。



        福奇称印度疫情就像一场战争,印度政府应该首先看看自己在两周之内可以做些什么,来避免疫情持续扩散。



        他给印度支了几招:



        一、建立一个能集中协调利用各方资源的中央指挥机构(他看到一些民众带着父母和兄弟姐妹寻找氧气的画面,看起来印度没有什么中央组织);



        二、确保氧气机等抗疫物资供应充足;



        三、尽快实施封城措施,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四、像中国一样,建造方舱医院收治大批患者(福奇说“这是一项让每个人都为之惊叹的成就”);



        五、提高疫苗产量、让印度军队负责配送疫苗。



        福奇还委婉地批评印度,早前宣布防疫取得胜利一事,“太早了”,这是福奇说得最尖锐的话。



        印度疫情怎么会闹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答案不在于今天,而是去年。就像福奇所言:印度宣布胜利太早了!



        直接了当地说,印度年初宣布“胜利”就是一个骗局,一个为政客选举利益服务的骗局,而西方媒体对这个骗局不感兴趣,因为它们正忙着诋毁中国。



        回顾一下印度是如何获得“胜利”的:



        2月底,特朗普访问新德里,印度称本国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为零。



        特朗普回国后,3月份印度仍然没有将工作重心放在防疫上,而是忙着落实“印太战略”。



        3月9日,印度NDTV电视台报道,全国确诊人数只有41例,而且已经“治愈”。



        3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愿意同印方分享疫情防控经验,也愿意根据印方需要,进一步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



        印度的反应是:印度社会各界将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中国抗疫!头不是一般的铁。



        中国这是在很谨慎地提醒印度:小心!前面危险。而印度却如此自信,错过了一次有效防控疫情绝好机会。



        3月29日,印度卫生部门宣布全国有979例确诊病例,莫迪要求采取隔离措施,并停止国际航班,同时在推特介绍“瑜珈”防疫。



        一周后,印度确诊人数达到5000人,再过一周,超过了10000人。



        印度官方认为羟氯喹可以防控疫情,而民间则在呼吁用牛尿洗澡防止病毒。



        4月23日,印度传染病学家穆里伊尔表示,印度应实施“群体免疫”(学英国),被世界卫生组织劝阻。



        4月27日,印度卫生部门要求停用中国生产的检测试剂盒,借口是质量问题。



        5月2日,确诊病例突破4万人(整整一年后,今天是19557457人确诊)。



        5月8日,确诊超过6万例。印度当局在中印边境制造摩擦,转移舆论注意力。



        5月12日,莫迪宣布成立2650亿美元经济刺激基金,响应蓬佩奥的“美国将与印度重组全球供应链以防止类似危机重演”的呼吁。



        美国助理国务卿韦尔斯则公然在加勒万河谷对峙中声援印度。



        当印度媒体聚焦加勒万河谷时,6月18日,印度确诊人数由5月份的6万例突然激增到36.7万例。



        印度政府之前采用的“隔离措施”完全失败,因为印度根本没有任何基层人员在各邦、各市、各县、各村提供保障服务。而是利用限制令,驱赶城市贫民,让他们沿着铁路线步行回乡,这非但没能缓和疫情,反而为大爆发提供了条件。



        6月27日,印度确诊人数超50万,政客们却在呼吁抵制中国商品。



        7月6日,印度确诊人数超70万,7月17日,突破100万大关,8月5日,超190万,进入大爆发阶段。



        8月8日,突破200万例,莫迪将焦点引到疫苗生产能力上面。这期间,印度还疯狂封杀与中国有关的手机APP,而这些APP对印度防疫大多都是有帮助的。



        9月4日,印度确诊人数突破400万,9月7日,达到420万例,成为了全球第二。



        9月8日,印度中央邦女部长伊玛蒂·德维称,喝牛尿可以防病毒,自己在牛粪中长大,不会得病。



        9月10日,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人民党领袖高希呼吁印度民众吃牛粪,并宣称印度疫情已经结束。



        9月13日,莫迪打电话给特朗普说:“您很好地完成了工作...”夸赞美国在检测方面做出的优秀工作……特朗普表示要帮助印度克服困难,两人顺便又黑了一下中国。



        9月26日,印度卫生部长瓦尔丹自豪地宣称,虽然印度确诊患者达到了500万,但康复率不断提高,死亡率不断下降,证明印度全国遏制疫情政策获得了成功。



        然后,印度便长发飘飘,一路放飞,直到2021年初宣布胜利。



        就这样,福奇让印度学习中国,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从访谈中提出建议来看,福奇说得都没有错。但是,不客气地说,这都是“正确的废话”,就像村里老大爷语重心长地告诉村里辍学少年的家长,“让你家孩子赶紧上清华北大。”



        你能说老大爷的期盼和建议是不好的吗?然而,上清华北大的条件呢、基础呢、能力呢?反过来,这也体现了老大爷的圆滑和世故。



        更何况,心高气傲的印度怎么会向中国学习呢?否则,它的疫情也不会崩溃到这种程度。



        学中国?“应收尽收、应治尽治”这八个字,别说印度,就是美国自己也做不到。作为一流传染病领域专家,福奇当然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这些建议对印度来说,帮助不大,侮辱性极强。



        与其说福大爷在给印度支招,不如说他是在向印度暗示:自己努力,不要指望美国提供任何帮助。



        福奇在政治上也是相当精明,去年,作为美国国家防疫小组主要成员,他从来没有建议特朗普这么做。



        在多次国会听证会上,福奇面对共和党与民主党的质询时,回答都是滴水不漏,既维护了自己的科学立场,又避免被卷入政治旋涡。



        2020年3月30日,当时议员林奇质疑美国政府没有尽到职责时,福奇回答:“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我向总统、副总统、防疫小组都报告过了确切的科学数据和证据,我从来没有隐瞒过到底发生了什么?”



        意思就是,作为医学顾问我尽责了,至于美国政府做得对不对?我无法给出结论。



        但这次在印度媒体面前,福奇就可以说得很直接,这也体现了美国对印度的居高临下姿态。考10分的,当然有资格指导考0分的,其实,美国也是个辍学儿童,现在正忙着补习。



        就印度来说,这是一个充满野心却又眼高手低的国家,这一年多下来,它有许多令人难人理解的“神操作”,从头到尾都是在自欺欺人。



        印度现在能不能负责任地应对疫情?说到底,是印度人民党和印度政府有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问题?



        否则,就算中国手把手教它,也没有什么用。



        印度有冲锋在前的党员吗?有基层网格化管理的能力吗?有那些在社区、街道日夜坚守的志愿者吗?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无私互助精神吗?……没有这一切,有效防疫就是空中楼阁。



        向中国学习,方向是对的,这不仅仅是对印度而言,对那些西方发达国家也是如此。承认别人比自己优秀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