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强大吸引力之下,腾讯开始对VR硬件下手了

  • 时间:
  • 浏览:191
  • 来源:宁都文明网

      这一次被腾讯收入囊中的是黑鲨手机,近日,有消息称,腾讯拟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收购后,黑鲨整体将并入任宇昕主导的腾讯集团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交易完成后,黑鲨科技未来的业务重点将从游戏手机,整体转向VR设备。



      据推测,腾讯的这一举动与其布局元宇宙关系密切,未来很有可能腾讯来提供内容,黑鲨提供VR硬件入口。外界猜测,这或许意味着腾讯将在元宇宙的风口上更进一步,正式涉足硬件领域。



      01.黑鲨手机的宿命



      黑鲨手机的诞生,正值国内手机进入存量市场拉锯战的前夜。



      黑鲨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吴世敏,是一员手机行业老兵,其曾担任华为移动宽带终端产品线总裁,主要负责华为麦芒/G系列手机,曾创造过单款销量过千万的纪录。2018年,在国内手机格局基本已经明晰之时,不信邪的吴世敏决定进去闯一闯,而他的选择正是彼时的行业处女地——游戏手机。



      实际上,早在2017年,吴世敏就曾带领团队在开往北京的高铁上,向雷军介绍黑鲨科技的产品和规划,5个小时后,他拿到了1100万元的种子轮投资。雷军看中的,正是黑鲨科技的专业能力,以及在细分市场的潜力。



      为了帮助黑鲨科技提升竞争力,小米可谓对其不薄。首先是开放渠道,小米用户可在小米官方平台及小米有品中购买黑鲨科技的全部产品。在小米眼中,小米产品主要面向年轻用户,这与黑鲨定位存在交集,能够帮助其迅速获得新增客户。



      此外,小米向黑鲨科技开放了供应链。黑鲨手机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获得小米高端手机相同的硬件配置。“如果黑鲨科技能够加快产品迭代的节奏,小米并不介意出让高端硬件的首发权。”此番言论,可以看出小米对黑鲨科技充满期待。



      而对于这一新领域,吴世敏也是雄心勃勃,他希望以游戏为支点,尝试通过挖掘垂直领域的机会,用更窄众、更专业的话语体系,与更多元的用户沟通,用专业化的产品修筑差异化的护城河。



      事实证明,在小米的倾力帮助之下,黑鲨手机确实展现出了不错的产品实力。数据显示,黑鲨科技曾推出过数款游戏手机,黑鲨目前是游戏手机市占率第一位的厂商。



      但另一现状也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游戏手机市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根据估算,国内手机游戏用户大盘是7亿左右,而游戏手机却一直小众,2020年出货总量只有160万台左右,与智能手机动辄数亿台的销量对比,销量可谓惨淡。



      而在这背后则是游戏手机关于游戏手机“伪需求”的质疑,大部分游戏玩家会发现,游戏手机上运行的其实还是他们常玩的那些游戏,并没有任天堂那种独占游戏。而且液冷、灯光、超高续航、4K屏幕、双X轴线性马达以及厂商定制优化等等,所有游戏手机都有相似的配置,甚至一般的手机也能满足日常的游戏需求。究竟要不要为这些鸡肋的功能,单独买一款“另类”的游戏手机就成了多数人的疑虑。



      而另一方面,小米内部也存在着竞争关系,比如红米。



      2021年4月份,Redmi就曾发布K40游戏增强版,主打游戏场景。有行业人士表示,Redmi其实最初的规划是成立一个单独的游戏手机系列,但这一想法在内部得到了黑鲨方面的反对。“最后还闹到了雷军层面,小米内部分了两个阵营,卢伟冰一派希望自己做(游戏手机),但有一部分高管支持黑鲨”。最终结果是,Redmi只是把这款游戏手机融入K40系列,作为一款变型机发布。



      这样的竞争关系,也让黑鲨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红米与黑鲨,小米最终选择了前者。实际上,这一局面早在2020年年初就已显现端倪,吴世敏在微博上官宣称自己接下来将卸任南昌黑鲨科技CEO,职位将由联合创始人罗语周接任。



      不过,虽然游戏手机前景并不广阔,但黑鲨本身却有相当的价值,这也是腾讯此次斥资收购的主要原因。



      腾讯收购黑鲨科技大体上有两方面考量:其一是、黑鲨科技团队来自华为系,有硬件供应链优势。而且,早前黑鲨就携手AR眼镜厂商Rokid一同在2021ChinaJoy上亮相,共同探索移动端沉浸式大屏体验,有着一定的VR开发经验。其次则是,腾讯互娱某负责人跟黑鲨科技团队较为熟悉,任宇昕又有华为背景,双方有着信任基础。



      因此,腾讯收购黑鲨对于两者而言可能是一个双赢的结局,黑鲨摆脱了小米内部的挤兑和市场限制,而腾讯也借此获得了熟悉,并且研发能力不错的团队,这对于后期的磨合来说显然至关重要。



      02.加入腾讯元宇宙



      “在企业的成长中有一些关键的机会,跨过去能飞得更远,跨不过去会掉队,甚至倒下。”在2020年腾讯官媒“腾讯文化”推送的一篇文章中,马化腾曾如此表示。这些关键机会,在过去是腾讯的游戏业务、微信业务,也是棋差一着的短视频,而现在很可能是元宇宙。



      2020年年底,马化腾在内部刊物《三观》中写道,“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 他称,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对于“全真互联网”,马化腾认为,是腾讯下一个必须打赢的战役。



      彼时的元宇宙概念还没有兴起,但在Facebook将这一概念带火之后,腾讯迅速跟进。严格来说,其实腾讯的布局或许更早,无论是Epic Games还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都有腾讯的身影,腾讯还入股VR游戏开发商威魔纪元、云南盒子怪,并计划成立新的游戏工作室。甚至,当前的腾讯已经注册了“魔方元宇宙”“和平元宇宙”“精英元宇宙”“王者元宇宙”等二十余个元宇宙相关商标。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安信证券发布的研报《元宇宙2022——蓄积的力量》指出,腾讯具备布局元宇宙的优越条件,通过资本(收购& 投资)+ 流量(社交平台)组合拳,未来将像搭积木一样布局探索元宇宙领域。具体而言,腾讯在底层架构(引擎Unreal Engine)、后端基建(云服务、大数据中心)、内容与场景(各类型内容产品与成熟的社交网络互通生态)这三大方向上均着力布局。



      但在腾讯的布局中,始终有一个“硬伤”,那就是缺少元宇宙的硬件入口,这也是元宇宙想象能否真正落地的关键因素。



      因此,Facebook曾已20亿美金买下Oculus,字节跳动也豪掷90亿元买下Pico。实际上,对于Pico腾讯也曾有过收购的想法,腾讯早在2021年3月份曾参与谈判,但在字节加入竞价后选择放弃。



      但这并不意味着腾讯停止了对于VR入口的追求,“目前市面上所有的AR/VR项目,都和腾讯接触过。”有消息人士表示,接触过的项目包括大朋、影创、小派、HTC、爱奇艺智能等等。



      现在,腾讯的目光转移到了黑鲨。那么黑鲨有能力承担腾讯VR研发的重任么?有尽调过黑鲨团队的知情人士表示,黑鲨的团队组成以研发为主,并且多数来自于酷派、华为等手机公司,“比较擅长把其他领域的技术移植到游戏手机上,创新能力不错”。融入腾讯体系后,黑鲨的一项重要任务便是,如何大量增加开发VR设备的人力,补齐这些技术上的短板。



      不过,这样的猜测明显过于乐观。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腾讯缺少硬件基因,早在2010年,腾讯就投资参与了大Q手机的B轮投资,并在2012年将其并购,但多年过去,大Q手机在市场上几乎没有声音。



      同年,腾讯联手TCL,推出了全球首款可移动智能屏幕移动终端。彼时,腾讯表示,此次首次尝试融入家庭应用场景,希望满足用户快速切换不同应用场景的需求。此后,腾讯又准备与创维、TCL推出的微信电视。但尴尬的是,上述入局硬件产品的举动甚至没有在市场上激起任何水花,内容强势的腾讯也只能认栽。



      至于此次黑鲨转型VR产品,腾讯是否会重蹈此前硬件产品的覆辙,外界还很难下定论。不过,脱离了小米的黑鲨转向VR,此前的渠道优势和供应链优势都将不复存在,前路也随之变得模糊起来。



      03.腾讯的大棋局?



      元宇宙概念持续火热,各互联网大厂也都跃跃欲试,手握大量资源与资金的大厂们更被认为是元宇宙赛道上最有资格的玩家。



      大厂们在布局元宇宙时,内容毫无疑问很重要,这决定了用户能看到怎样的内容与场景,随后则是元宇宙中的核心生产要素(人工智能),然后是支持元宇宙平稳运行的后端基建与底层架构(引擎/开发工具/数字孪生/区块链),最后也最重要的是提供元宇宙体验的硬件入口及操作系统。



      在这一方面,先行者Meta已经在进行试水。



      在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VR头显公司Oculus之后,Meta后续重点之一便是收购CP厂商,比如VR音游《节奏光剑》等,随后则是重点研发AR 和 VR 操作系统。扎克伯格表示:“如果你要打造一幅像这样看起来普通的智能眼镜,你可能需要对系统进行较为全面的优化,这样你才可以获得和计算机同等的计算性能。”



      媒体报道显示,Meta如今已将公司近20%员工投入VR/AR相关业务。Meta的VR/AR业务同属一个部门,FacebookReality Labs,由公司元老Andrew Bosworth 领导。



      显然,要在元宇宙战争中取得先手,自研操作系统几乎已成为必走之路。



      好在,腾讯此前已经积累了些许VR操作系统的经验。早在2015年,腾讯就在miniStation微游戏主机发布会上宣布了自己的VR游戏生态战略,同时其VR官网也正式上线,而腾讯的VR全球开发者招募计划也在进行中。



      腾讯当时对VR未来的使用定位方向主要在游戏、影视、社交、在线、地图等领域。而娱乐内容显然是VR的重要消费,其次是生活。腾讯的VR全球开发者招募计划,也侧重从账户系统、社交系统、分发平台、支付平台四个方面给予开发者支持。



      不过该操作系统最终也并没有翻起太大的浪花,这与此前其基于安卓开发的Tencent OS,境遇颇为类似。



      2015年,腾讯正式推出Tencent OS,这是一款基于QQ/微信账号体系下,覆盖手机、手表、游戏机、VR、汽车多终端平台开发的操作系统。但到2018年6月底,腾讯宣布关闭Tencent OS服务,并表示,因为第三方安卓ROM市场萎靡,所以Tencent OS将退出历史舞台。



      究其原因,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腾讯缺乏硬件基因,其只做软件的手机系统ROM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也就是说,没有优秀的硬件设备作为支撑,Tencent OS很难找到合适的生长土壤,更何况小米、魅族、华为以及OV等厂商的操作系统也并不逊色。



      这样的失败,难免让腾讯开始总结经验。作为通往元宇宙的钥匙,VR头显已被认为是接替智能手机的下一代个人通用计算设备,所以其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甚至可能会关乎腾讯能够占据元宇宙入口的战略成败与否。



      因此,此次收购黑鲨,可以看做是腾讯决心再次下场做操作系统的先兆,此后,按照Meta的路线,腾讯VR操作系统很可能会沿着硬件—内容应用—操作系统的路径向前探索。



      不过,自研VR操作系统这条路却并不好走,扎克伯格就曾表示,VR系统研发并不容易,需要解决许多问题,比如,如何通过优化的系统,在轻量化、全天候AR眼镜中运行和整合计算机的功能,同时还需要考虑散热、续航等问题。



      而就在最近,有媒体爆料Meta在11月就通知了负责VR和AR设备的现实实验室的员工,表示将要停止XROS相关的开发工作。而XROS项目早在2017年便已经开始,共有300多人参与其中。该项目的搁置也标志着Meta试图针对Oculus VR以及之后可能的AR或MR设备开发操作系统的努力前功尽弃。



      至于是因为VR操作系统研发遇阻,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外界则很难了解。



      可以肯定的是,做VR操作系统绝非一日之功,腾讯在这方面虽有经验,但却缺乏打造受用户广泛认可操作系统的经验,而且,就硬件来说,腾讯也没有良好的基础,这些都是摆在腾讯面前现实而关键的痛点。



      因此,收购黑鲨或许是腾讯迈向元宇宙VR操作系统至关重要的一步,但同时也意味着未来的不确定性急剧增加,相信腾讯已经做好了在VR上持续投入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