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里的一股清流,高圆宫久子妃

  • 时间:
  • 浏览:329
  • 来源:宁都文明网

        众所周知,日本皇室堪称全球最压抑的王室之一。



        这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不论家世多么显赫,才情多么出众的女子,嫁入皇室后都变得压抑而苦闷。



        美智子、雅子、纪子,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走进这里,成为菊花王朝的囚徒。



        然而在沉闷迂腐的礼制之下,却出现了一抹特立独行的亮色。



        她就是高圆宫久子妃,压抑的日本皇室中,唯一的自由人。



        01



        随性做自己的潇洒王妃



        久子妃是上皇明仁的堂弟宪仁亲王的妻子,因为宪仁亲王并非嫡系,没有继承皇位的压力,久子自然也就少了许多束缚,有了更多发展个人爱好的自由。



        她爱好众多,涉猎颇广,更难能可贵而是,久子每个领域都做得有声有色,令人敬佩。



        她出版过两本原创的英文童话绘本



        画起油画也是信手拈来,闲暇时就画上几笔



        久子与亲王都十分痴迷于研究根付艺术(一种用象牙或者木刻的系在和服上的工艺品)



        不仅发表了相关的论文,还凭借这篇论文拿到了大阪艺术大学的博士学位,成为了日本该领域的专家。



        不仅如此,她在摄影方面也颇有建树,尤其喜爱拍摄花鸟,为此经常去野外观鸟。



        摄影水平也日益精进,还出过影集,办过摄影展。



        在日本队参加俄罗斯世界杯时也不忘带着相机前去为自家球队加油助威。



        与其他嫁入皇室从此深居简出的王妃不同,久子经常活跃于公众视野中,每次出现都带着满面的笑容,看上去永远自信大方爽朗。



        她活成了一个例外,她是日本皇室这一隅厚重沉郁的土壤里,开出的一朵明艳的花。



        02



        出身名门的天之骄女



        久子妃这样才情俱佳的女子自然出生也不一般,她原名鸟取久子,1953年出身于香川县的世家望族。



        祖辈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纳税大户,她的曾外祖母还是贞明皇后的表姐妹,与皇室颇有渊源。



        (贞明皇后)



        久子作为家中长女,是个不折不扣的千金小姐,可她却丝毫没有骄纵任性的习气,相反,她性格随和、成绩优异,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从圣心女子学院中学毕业后,久子随父亲前往英国,进入剑桥大学攻读人类学和考古学,期间还攻读了法学,熟练掌握英语和法语,妥妥的学霸本霸。



        (年轻时艺妓装扮的久子妃)



        在英国完成学业后,久子回到日本,进入一家翻译社工作。机缘巧合之下,她在某次会议中担任了三笠宫亲王的翻译与助理。



        三笠宫亲王很欣赏优秀的久子,便在之后的加拿大使馆招待会上安排其与自己的儿子宪仁亲王见面,没想到二人一见倾心,相识一个月后的5月20日,宪仁用英语对久子求了婚:



        “Willyoumarryme?”,



        “Yes。”



        终身大事就这么定下了。



        之后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二人从相识到结婚不过半年,闪婚速度放眼整个日本皇室都绝无仅有。



        婚后夫妻俩也是举案齐眉恩爱有加,日常就是一起研究感兴趣的根付艺术



        或是结伴出席外交活动满世界撒狗粮



        宪仁和久子早年都曾出国留学,眼界学识都不同一般,所以夫妇二人常常负责接待来访的外宾,也是出国访问最多的皇室成员。



        那时候在各种外交场合经常能看到夫妇两人的身影,羡煞旁人,堪称皇室典范。



        作为日本足球协会的名誉总裁,宪仁还时常带着久子去为球队加油打气。



        他们先后育有三个女儿,因为宪仁在皇位继承顺位上排在末位,没了生男丁继承皇位的压力,一家五口生活得非常轻松自在。



        只可惜,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2002年,正当壮年的宪仁在加拿大大使馆打壁球时突发心室颤动,被紧急送往医院,数次抢救无果后,为了替丈夫保留最后的体面,久子强忍悲痛,在去除人工装置的同意书上签了字。



        在相守十八年后,原本恩爱的一对夫妻,就这样阴阳两隔。



        03



        扛起重担的一家之主



        宪仁陡然离世,这个打击无异于天塌。可久子甚至没有时间恸哭,彼时,他们的三个女儿最大的不过十六岁,最小的只有十二岁。



        她深知自己作为高圆宫家下一任当主,己任在肩,容不得半分软弱退缩。



        于是久子毅然扛起了高圆宫家的重任,独自将女儿们抚养长大,如今,三位公主都已长大成人,经常陪伴母亲出席外交场合。



        并且相比遇人不淑把婚事搞的一地鸡毛的真子公主,宪仁亲王家的公主们一个个倒是都有了好归宿,除了至今未婚的承子公主,典子和绚子两位公主的婚事都算得上令人艳羡。



        这其中,都离不开久子的慧眼识珠,两个女儿的婚事都是她促成的。



        2007年4月,典子陪同母亲参拜岛根县出云大社时,与神社宫司的长子千家国麿一见钟情,尽管相差15岁,但志趣相投的二人还是走到了一起。



        出云大社是日本最古老的也是地位最崇高的神社。千家氏为专司出云大社祭祀的最高神职人员,是仅次于天皇家系,日本第二古老的家族。



        千家国麿作为未来接管家业的继承者,与公主门当户对,久子自然也是乐见其成。



        这不就是山P十元那部《霸道和尚爱上我》照进现实吗!



        相恋7年后,典子公主与千家国麿宣布结婚,记者会上,小俩口笑得一脸幸福,甜蜜羡煞旁人。



        而另一位公主绚子,经母亲久子牵线,与日本最大邮轮公司的社员守谷慧相亲,二人情投意合,也很快确定了婚事。



        这位被久子相中的驸马爷也不仅仅是个普通社畜,守谷慧生于富人遍地的东京都港区,从小就读名校,毕业于日本最好的私立大学——庆应大学,妥妥的高富帅一枚。



        他的母亲与久子是旧识,小时候就与久子打过照面,多年后久子再见到他,立马就为女儿把相亲安排上了。



        当时还是皇太子的天皇夫妇与时任首相安倍晋三都出席了婚礼



        婚后绚子虽然失去了皇族身份,但家庭生活和和美美,她顺利在19年诞下一子,久子也如愿当上了外婆。



        久子曾在《殿下和我的回忆》一书中透露过她与亲王对于女儿们的教育:不把自已的意志强加在孩子身上,告诉她们身为皇室除了需要承担更多责任之外,与平民百姓没有区别,所以切勿高高在上,骄纵跋扈。



        正是在这样的教育下,三位公主都长成了稳重独立的女性,也收获了各自的幸福生活。



        04



        飒爽大气的皇室名片



        对内,久子是努力抚养三个女儿长大,并为她们的幸福保驾护航的优秀母亲。对外,她也是积极履行皇室职责,在社交场上游刃有余的外交能手。



        久子继承了宪仁亲王的衣钵,接手了丈夫留下的各种职务,出席公务,出访国家,接待外宾,她都完成得有声有色。



        并且,久子每次出席活动的穿着也总是打破皇室传统,和向来穿着保守低调的其他日本皇室成员不同,她穿衣风格大胆,偏好明亮鲜艳的礼服,即使因此受到宫内厅的指摘也毫不在乎,每一次露面,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出访加拿大



        接待查尔斯王储



        代表日本皇室出席瑞典国王70岁庆典



        以及菲利普王子婚礼



        18年,她还以日本足球协会名誉总裁的名义,前往俄罗斯为参加世界杯的日本队助阵,这也是日本皇室百年来首次访问俄罗斯。



        得体的姿态再加上过人的学识、大气幽默的谈吐以及爽朗的笑容,久子成为了日本皇室在外交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因为在国际体坛颇具声望又与欧洲各国王室交好,2013年,久子接受安倍晋三邀请加入申奥团,成为东京奥运会的特别申述人。



        在申奥说明会上,她一袭干练的白色套装,用流利的英语和法语发表了演讲,收获了无数好评,成为东京申奥成功的一大功臣。



        这样不拘泥于王室传统,敢于追求自我的姿态,受到了日本国民的追捧,久子也多次被评选为“最理想的皇族女性”。



        除了外交事业,她还担任了26个团体与组织的名誉总裁。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宪仁亲王因心脏问题去世后,久子开始不遗余力地推广AED仪器的使用,并在17年成为了日本AED基金会的名誉主席。



        (AED:自动体外除颤器,用于抢救心脏骤停患者)



        她曾在采访中说到,“这是宪仁亲王留给我的一项任务与责任,普及AED的使用是我余生都会坚持的工作。”



        自己所经历的悲剧,不能再让更多的家庭承受。



        如今,日本成为亚洲AED使用率最高的国家,与她的努力密不可分。



        时至今日,68岁的她依然活跃在各种外交场合,生机勃勃地工作着,她看上去永远那么活力满满,完全不像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



        在很多人预想中,作为一个中年丧偶的王妃,久子应该从此一蹶不振,深锁宫中,过着暮气沉沉、循规蹈矩的生活。



        可她却在经历过丧夫之痛后顽强地活出了自我,没有自怜自艾,没有萎靡不振,久子依旧微笑着面对世界,热情地拥抱生活。



        是精神世界的饱满,让她眼里的光永不黯淡。